您现在的位置: 主页 > 郑州电缆价格 >  正文
種葡萄 “吃中飯”
发布日期:2021-05-17 09:5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10月13日,鳳凰縣新場鎮大坡村,楊勝跑、金訓華夫婦在自家葡萄棚裏採摘葡萄。

  今年73歲的王永軍、楊久菊夫婦,每天在固定時間吃中飯,還只是最近五六年的事。

  10月14日11時許,鳳凰縣新場鎮大坡村,王永軍打開廚房的水龍頭,淘米、衝洗辣椒、解凍豬肉,為中午的夥食忙碌起來。

  12時剛過,在村部搞衛生的妻子楊久菊和在田裏剪葡萄的兒子王雲生,幾乎同時趕到家。灶臺上,一碗辣椒炒肉,一碗水煮南瓜,熱氣騰騰,3人圍坐著大快朵頤。楊久菊邊吃邊介紹家庭情況:“兒媳婦在浙江鞋廠打工,孫子在鄰村讀幼兒園大班。”

  這實在是再平常不過的事。但在村黨支部書記楊清華看來,大坡村這樣的生活,卻是千百年來的“新鮮事”。

  “按我們祖祖輩輩的習慣,湘西地區農民一般每天只吃兩頓飯,上午10時鐘左右吃一頓,下午5時左右吃一頓,中午不吃。”

  楊清華認為,養成這個習慣的原因,最初是因為太窮,要省著吃。後來吃飯不成問題,但老年人一般閒坐在家,“中午覺得不餓”;沒有外出務工的青壯勞力,在田間地頭不緊不慢地幹活,有的中午偶爾回家吃碗面完事,有的中午“從來沒動過筷子”。

  大坡村田土不少,但缺灌溉用水。村民長期靠種水稻、煙葉維持生計。一遇幹旱年份,村裏的水稻便減産甚至絕收。煙葉種植更是耗水耗肥,一丘田種兩三年就得“輪休”。楊清華説:“大家幹活不緊不慢,並不是不勤快,而是地裏實在産不出幾個錢,所以勁頭不足,也就懶得回去吃中飯。”

  “我家天天吃中飯,是從2015年開始的。”王永軍記得很清楚,那一年他家新種的8畝高山野生刺葡萄全部挂果,大部分賣到30公裏外的鳳凰縣城,平均每畝純收益超過7000元,從此摘掉貧困帽。每天固定時間吃中飯,也變得“自然而然”。

  王雲生説,種葡萄能掙錢,在田裏幹活也就特別賣力,沒到中午就餓了,所以天天要吃中飯。“再一個,我們經常要送葡萄到鳳凰縣城去,一天三餐的時間安排也得套著城裏的習慣來,是不?”

  這種高山野生刺葡萄,大坡村村民歷來只在房前屋後栽一兩,從來沒有在田裏種過。但如今,全村三分之二的田土變成了葡萄園,總面積達1028畝,年産值超過千萬元。

  2011年,他作為能人返鄉,當選大坡村黨支部書記。見過世面、善于思考的他,當年聯合村支兩委成員,一起在田裏試種了20畝高山野生刺葡萄,想看看兩年後挂果時收入會不會有所改觀。

  沒想到,2013年全省大旱,大坡村多數農作物絕收,唯獨那20畝葡萄長得很好。“這種葡萄天性耐旱,所以第一年挂果産量就很高,味道也很好,賣了個好價錢,每畝毛收入差不多1.2萬元。”楊清華説,在缺水的大坡村種植這種葡萄,是再合適不過了。

  看得見、摸得著的效益,讓王永軍夫婦毫不猶豫跟著走,當年就把家裏的8畝田土全部改種葡萄。也就在那一兩年內,全村的葡萄園面積迅速擴張開來。2016年,大坡村實現整村脫貧摘帽。村民人均年收入從2013年的不足3000元,增至2019年的1.3萬余元。

  嘗到“吃葡萄飯”甜頭的王家,打理的葡萄品質如今在全村數一數二。吃完中飯,王雲生開著三輪摩托車,往遊人如織的鳳凰縣城送葡萄去了。

  鳳凰縣大坡村,山大坡多。驅車進村,一路顛簸。深秋落葉繽紛,紫紅色的茅草迎風致意,那是山區裏不曾枯竭的力量。

  人們憧憬湘西邊城的恬靜生活,卻難以想象大山深處的貧苦日子。我們習以為常的“一日三餐”,在大坡村才是近幾年興起的生活方式。

  山高路遠,地貧水乏,受地理和氣候條件限制,大坡村人在這塊土地上勤勤懇懇,日子卻看不到盼頭,也保留下來了一天只吃兩頓飯的習慣。

  曾飽受幹旱之困,大坡村把高山野生刺葡萄種到田裏,村民們吃上“葡萄飯”,日子才過得有聲有色,形成了吃中飯的新習慣。這種改變,道是尋常,卻極不尋常。